国内婴儿游泳行业网络领导者

北京多家鱼乐贝贝婴儿游泳馆突然停业,公司仍在招商

2020-09-14来源:婴游网
核心摘要:给孩子在水育馆办的卡被擅自转到其他门店、还没消费直营店就“跑路”了,家长们数十万元损失讨要无门。记者调查发现,一家名为“鱼乐贝贝”的水育馆近期在全国多个省市出现“跑路”现象。在被工商及法院多次、多项处罚并监控后,该公司运营部门仍在“暗中”招揽加盟商。

给孩子在水育馆办的卡被擅自转到其他门店、还没消费直营店就“跑路”了,家长们数十万元损失讨要无门。记者调查发现,一家名为“鱼乐贝贝”的水育馆近期在全国多个省市出现“跑路”现象。在被工商及法院多次、多项处罚并监控后,该公司运营部门仍在“暗中”招揽加盟商。

火热的水育馆突然停业 用户被转到其他门店

小豪的妈妈告诉记者,鱼乐贝贝水育馆是北京鱼乐贝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办的。2018年,她在北京市昌平区的“龙锦苑”的鱼乐贝贝直营店,为孩子一次性就缴纳了近2万元的费用,办了一张会员通卡,一共330余次游泳次数。

 北京鱼乐贝贝回龙观直营店

“他们当时在搞促销,平时游泳要100多,办卡的话,游泳一次只要80元。”她说,店内员工还向她承诺,这张通卡,在全国任意一家鱼乐贝贝店都能使用。

据鱼乐贝贝官方数据显示,从2011年开始在全国34个省市拓展了2000余家分店,已累计服务700多万名用户。

小豪妈妈说,鱼乐贝贝官网主打“坚持不忽悠、坚持专注婴儿游泳、坚持做好售后”的口号,让很多家长对这个品牌的诚信度深信不疑,成为了当时最为火热的育儿项目。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就这么一个众人心中的“诚信”企业,竟然会出现“直营店跑路”的情况。2020年5月,疫情刚刚好转,小豪妈妈在鱼乐贝贝的家长群里无意间看到,“龙锦苑”的鱼乐贝贝店停业,并将各个会员转至回龙观华联店的消息。

 北京鱼乐贝贝婴儿游泳馆跑路事件

“我还特意去查看手机,发现没收到任何通知转店的信息,要不是家长们相互转告,我都不知道呢。”小豪妈妈说,她之后到店内查看,发现门店果然停业了,自己卡内还剩余226次未消费。

同样,会员多米妈妈也在这家门店内办了张卡,充值了近2000元,剩余19次未消费。她告诉记者,这家店是在4月13日在朋友圈发布信息称停业的,擅自将店内所有家长的信息转至了回龙观华联的鱼乐贝贝店去了。多米妈妈说,当时很多家长试着拨打“龙锦苑”鱼乐贝贝店负责人的电话,但对方始终未接听。于是多人开始试图从鱼乐贝贝总部获取说法,但得到的回应是,“虽然是直营店,但转店事宜只能找门店协商。”官方客服说,既然关了,通卡会员可以转至其他门店,不是通卡的那家长们只好听从安排,并承诺,回龙观华联的鱼乐贝贝店,将在7月1日开业。

为了避免遭到更多经济损失,面对强制性的转店,很多家长选择了忍气吞声,静待开业。

大门开着却空无一人 欠下近百万房租、工资和会员费

可事情远没有家长们想的那么简单,回龙观华联店的鱼乐贝贝,直到如今也没能正常开业。家长们表示,8月份的时候,突然发现,该门店电话占线,官方客服电话也没人回应。

“该不会是‘跑路’了吧?”记者跟随家长们来到回龙观华联的3楼,看到鱼乐贝贝门店内灯火通明,店门大开,里面却空无一人。办公桌和设备上布满灰尘,“直营店”的牌匾立在柜子上。

 北京多家鱼乐贝贝婴儿游泳馆突然停业

通过向附近店家询问得知,这家店保持如今的状态已有2个月之久,一直无人打理,只是华联物业的工作人员照常来巡视一下。

同时家长们发现,自己手机上“鱼乐贝贝”APP内的通卡已被冻结,鱼乐贝贝官方显示的冻结理由为“该门店未缴纳任何保证金。”

“直营店没缴纳保证金,凭什么冻结我们的卡?”通过两家店家长们历时4天的自发统计,发现两家门店已有116人回应,卡内被冻结剩余金额总额达31万余元,但目前参与的会员人数仍在继续增加,已有280多人,受损失金额也在逐步上升。

随后记者也找到了华联商场的物业负责人。“不仅家长在找、员工在找,我们也在找,他们还拖欠我们半年的租金,大概50多万元呢。”值班经理称,商场方也曾多次与鱼乐贝贝总部及门店店长联系,预约门店复课、恢复营业。

但值班经理表示,起初店长还愿意沟通,表示正在与总部协调会员延期的工作。但慢慢的也开始拒接电话,直至失联,总部电话也打不通了。

“在我们商场入驻有一部分保证金,但只有10万元左右,连损失的零头都弥补不了。”值班经理称,目前已经有家长进行报案,自己也去工商进行了备案,如果家长想向商场进行索赔,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进行处理。 

龙泽园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通过多方寻找,发现鱼乐贝贝注册地及总部属于“完全失联状态”,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建议家长向“经侦”报案,并到法院提起诉讼。“我们行政部门现在唯一能做到就是不让公司注销,保留它的主体,帮助会员及商场进行诉讼。”工作人员表示。

部分加盟商表示遭无端收费 也有人称是“被迫跑路”

记者随后还联系了北京多家营业状态的鱼乐贝贝水育馆门店,其中多家表示自己是加盟商,并非直营店。

“我们虽然用的是鱼乐贝贝的品牌,但我们早就不合作了,因为他们管理不善,说不出个理由就开始无端收费,所以我们都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了。”其中一家加盟商门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先他们和鱼乐贝贝约定,公司有一段“帮扶期”,帮助门店进行运营,前期合作还算顺利,但到了后来,总部开始以“使用系统”或其他借口为由,要求每个月多缴纳1万至几万元不等的费用,于是被迫退出合作,开展自己的品牌。

记者还联系到了一位,此前曾经接手过2家鱼乐贝贝直营店,但之后被迫“跑路”的经营者徐女士,她认为,“鱼乐贝贝管理存在极大漏洞。”

徐女士说,2017年12月,她和鱼乐贝贝签署了加盟合同。但后来选址遇到了困难,市面上好的地段基本都有相关的店铺了。2018年3月迫于无奈,她才陆续将这两家店收了下来,办了转店手续。

徐女士说,2018年4月是她接手店铺的第一个月,是鱼乐贝贝承诺的“帮扶期”,该有公司的店员帮助维持经营,做推广和引流。当时鱼乐贝贝公司告诉她,她接手的是直营店,有执照、不用装修、不用再购置设备、不用再做广告宣传,比开新店省钱。徐女士当时以为捡了个便宜,没想到后面等着她的全都是“坑”。

第一个“坑”就是徐女士通过家长反映得知,本应属于她店的会员卡费一部分被转到了内蒙古包头,“也就是说一部分收益转到了别人名下,明着偷了我的钱。”

徐女士说,到2019年3月,徐女士遇到了第二个“坑”,大厦物业工作人员来检查消防设施时查询了店铺的工商信息。她又了解到,原来这个注册地早就被鱼乐贝贝以“贝贝约”的名义用过了,自己承包下来的定福庄店一直是无证经营。

 北京多家鱼乐贝贝婴儿游泳馆小程序预约

而且据她回忆,当初在实际经营阶段,附近的会员想办卡的,都已经以低价在直营店的时候办完了,新会员很少,基本都是老会员来游泳消耗卡次。而鱼乐贝贝的推广和引流,引来的顾客都是8.8元、15.8元“蹭游”的,虽然账面上看着人很多,但并无实际收益,甚至是亏本。

对于2019年的突然闭店,徐女士说,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2月都没给员工开出工资,看着每天都在消耗的卡次,她2018年年底就打算转店了,可公司表示不愿意接手,就只能一边营业一边托人转手,“那天正巧热水管坏了,需要停业维修,我就顺势停下去了,至今与鱼乐贝贝和用户之间的官司仍在继续。”

随后记者调查发现,鱼乐贝贝公司曾多次在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中败诉,但一直不履行法定义务,还5次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单。

但北京也有部分营业状态下的加盟店表示与总部对接正常,属于正常运营期间,并未发生经济纠葛和乱收费的现象。其中,位于槐房万达的鱼乐贝贝直营店工作人员表示,总部近期仍在招揽加盟商,不应该出现“跑路”的现象,详情还需致电官方电话。

“没用的,打不通,不知道是不是欠钱太多了,一般人拨打鱼乐贝贝总部客服都是没人接听,但听说他们在‘暗中’还是和一些门店有工作往来的。”另一家鱼乐贝贝加盟店的负责人给出了和槐房万达店工作人员完全不同的说法。

随后,记者多次拨打鱼乐贝贝总部客服电话,始终未收到回应。只能在官网的加盟板块进行留言。1个小时之后,一名自称鱼乐贝贝创业总监的人联系了记者。

总部仍在“暗中”招揽加盟商 总监介绍创业心得

自称鱼乐贝贝创业总监的人向记者介绍,目前生存环境让大部分人产生了压力,所以更多的家长都会将“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能做到为孩子一掷千金,而鱼乐贝贝就是借用了消费者这样的心理进行投资创业的。并表示近年来儿童消费市场占总市场20%左右,婴幼儿行业的创业成功率能达到98%。

她介绍,鱼乐贝贝目前有0-6岁儿童水育馆和0-12岁儿童水育馆两种规模选择,由于北京特殊环境,建议记者选用0-6岁的规模进行经营,显然就记者当成了潜在客户,卖力推销。

并称鱼乐贝贝还有两种合作模式,一种是加盟后由加盟商自己找装修团队,自己做经营,自己开业,收费金额在25.6万元左右,只包含选址、技术学习和设备提供。

“我们公司也有自己的装修公司,但是不建议您用。”她说,鱼乐贝贝自己的装修团队,价格比市面上贵了2-3倍。而另一种合作模式是由鱼乐贝贝直接帮助选址、装修、招聘、开业和技术培训,但价格在70多万元左右,这种形式因为不太值,所以在北京几乎没有人这么做。

同时,这位创业总监在发送给记者的宣传材料中,还以北京安贞店的经营模式及定价规则为例,称加盟商在初次投资后的半月时间“回本”。

但据记者了解,鱼乐贝贝安贞华联店早于2018年4月底关停,也曾就退费问题与消费者发生纠纷,有消费者反映,当时的退费金额不足充值时缴纳金额的一成。

当记者提议现场进行考察时,遭到了对方的明确拒绝。同时记者发现,鱼乐贝贝位于北京房山加州水郡店、绿地店、丰台区马家堡店、昌平区沙河高教园店、宣武天虹店等门店均于近期已关停,出现退费纠纷,包括济南、苏州、上海、沈阳等多地也都出现此类状况,其中,位于河南省郑州市曼哈顿广场B区北街二楼电梯旁的鱼乐贝贝婴幼儿水育馆在“跑路”后,由于引来顾客极度不满,还被搬空了门店内所有东西,用来“还债”。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鱼类贝贝自2018年开始,仅在北京就收到各区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高达21笔,鱼乐贝贝法定代表人张节名下4家公司仅剩鱼乐贝贝一家在业,但其占股仅1%。作为该公司最终受益人的宋继武在该公司占股99%,其名下5家公司也仅剩鱼乐贝贝一家在业。

而这家仅存下来的鱼乐贝贝公司,却因为未给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账户、未经消防验收擅自投入使用、未按要求进行年付经营状况汇报和在宣传活动中有欺骗、误导行为,被工商部门9次处以行政处罚。

在得知这些消息后,对于现在仍在招揽加盟商的鱼乐贝贝,有家长提出质疑,“这莫不是想吸尽最后一滴‘血’?”

律师说法:若已无法正常经营仍大肆推广加盟 或涉嫌诈骗

中闻律师事务所杨建磊律师认为,公司作为一个市场主体,出现经营不善、关门闭店是正常的;但是企业是要有社会责任的,如果消费者数量众多,其毫无预兆的关门行为,不但会侵害消费者的利益,而且会严重伤害社会风气,破坏诚信、友善的社会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消费者不但应当积极维权,减少损失,而且作为主管机关的市场监督局也应当积极履责,对这类市场主体加强监督与管理。

如果鱼乐贝贝是在已经无法正常管理、经营的情况下,仍然实施大肆推广加盟,又关门跑路的手段,则其行为涉嫌诈骗,则应依法向公安机关报警。

可以根据合同及付款凭证,依法向合同中记载的鱼乐贝贝主体提起相关诉讼;因消费者众多,也可以消费者共同委托律师,形成集体诉讼。在法官审理过程中,如果发现存在经济犯罪线索,法院也会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
下一篇:

婴儿游泳馆国庆活动方案怎么做,案例分享让你不头疼

上一篇:

隔壁是孩子父母却在争吵?伤害的只是孩子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本站声明
• 
文章来源显示中国婴游网的内容均为本站原创,版权归本网站内容团队所有。未经本站许可、允许严禁复制转载,对非法转载者本站保留法律追究权利,若有非法转载请联系邮箱:1601514489@qq.com